探寻久安芳草萋萋盐茶古道

2019-07-02 16:57  来源:多彩贵州网

【专题】茶的起源在贵州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孟祥帅李晓芳)久安乡久安村旁边山林深处,隐藏着一条只有村人才知的盐茶古道。

  6月底,多彩贵州网记者来到贵阳市久安乡,探寻与茶有关的故事。久安乡向来以古茶树闻名,是中国茶叶流通协会认定的“中国高原古茶树之乡”。在古茶树的盛名之下,一条年代久远的古驿道,逐渐为人所知。

  这条盐茶古道离村大约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山路并不能行车,只能下车顺着山中前人走出的小路前行。已退休的老村支书项朝富带我们去寻久安的盐茶古道。贵州山地随处可见的毛蕨和狗尾巴草疯狂生长,铺向天际。野草掩映中,古驿道断断续续蜿蜒至远以及更远处。

  青石块砌成的古驿道宽约2米,两马并行有余。依地势砌成长短陡缓相间的石阶,每级石阶高约20-30厘米不等。在这些古朴的石头路上,每每在一些关键的节点,就能看到一个成年人拳头般大小的坑。老村支书弄干净小坑中的积水,赫然出现一个10公分左右深的马蹄印,这是茶马古道上的马匹在运输茶叶等物资时,经年累月留下的印记。

  据老支书介绍,久安乡的盐茶古道主要有两条,一条线为贵阳——阿哈湖——大河边——雪厂——打通寨,另一条为贵阳一蔡家关一吴山一沙河一金华一清镇。主线驿道在久安境内长约8公里,沿河流向自西向东,现能够明显辨别的约3公里。1958年因为修建阿哈水库,擦耳岩、枫香湾、冒沙井、鸡扒坎、项家桥和三岔河等很多地方都被淹没在水中,现已无法看到。

  风吹过,漫山的毛蕨叶波浪一般传向远方。站在这些历经多个朝代的石头上,似乎还能听到晒得黢黑的马帮汉子赶马的呼喝声,石板达达的马蹄声,马脖上清脆的铃声。

  这古道上前行的马便是明初大学士宋濂说的“西南夷自古出名马”么?明初贵州养龙坑(今贵州息烽县养龙司乡)龙马闻名天下。据说马匹作为这个冷兵器时代至关重要的战略物资就是贵州建省的重要动因之一。明朝皇帝朱元璋对龙马推崇备至,不仅将龙马作为自己的坐骑,还将龙马列为贡马。为了让远隔千里的贵州龙马顺利到达朝廷,朱元璋命人修缮贵州自唐朝就有的盐茶古道。

  在这条蜿蜒走出贵州大山的古驿道上,除了运输作为贡品的贵州龙马,还有同为贡品的贵州茶叶。

  关于黔茶作为贡茶的记载出现在多部古籍里。北宋《太平寰宇记》,记载“夷州、播州、思州以茶为上贡”。明朝《太祖洪武实录》146、230卷中载:“洪武十五年六月辛卯(1382年)新添、大平伐、小平伐(指贵州省贵定县)土酋俱来朝……诏赐文绮帛各五匹,钞二十锭,以示体恤”,“土官卢朝奉来朝,贡马及方物(指贵定云雾贡茶)。”清嘉庆年间立于古盐(茶)道旁的“贡茶碑”记载:“清水塘茶,渡船经古蔺出川,畅销各地,年年岁贡,惜产少耳!”在以茶易马为军国要政的朝代,贵州的茶叶生产进入了辉煌时期。当时能够给明廷上贡茶的地区是五个布政司和两个直隶府,贵州布政司是其中的一个。而贵州布政司每年上贡数量名列第二,仅次于浙江布政司,高于江西省布政司,福建省布政司及松江府、常州府。

  如此多贡茶,其中不少便通过盐茶古道,穿过千山万水,送到宫廷之中。

  现在贵州茶蓬勃发展,正在恢复往日荣光。单从久安来说,近几年“中国高原古茶树之乡”“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等荣誉不断加身。最近,久安申报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也初步入围。久安古茶树,越来越展露光芒。

  沧桑的盐茶古道,曾走出贵州茶的辉煌,也将在今日焕发生机,铸就新历史。

  编审:袁小娟

作者: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