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献中的贵州石阡苔茶

2019-06-28 11:04  来源:多彩贵州网

【专题】茶的起源在贵州

  中国茶叶,最初兴起于巴蜀。

  《汉书?地理志》称:“巴蜀、广汉、东南夷、秦岭以为郡”。巴蜀范围很大,除巴人和蜀人之外,还有濮、赛、苴、共、奴等许多少数民族聚居区,石阡县的原住民族仡佬族和土家族就是濮人的后裔。战国前,这些民族在中原人的眼里,仍属于“南夷”聚居的化外之区,巴蜀归属华夏,是在秦统一和设置郡县以后的事情。

  另据贵州发现的《濮祖经》记载及中国民族文化经济研究院院士景亭湖、贵州仡佬学会副会长骆长木的多年研究和推断,五千多年前,土著濮人山古从今天的遵义市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大坪镇红渡河边的九天母石,向南行三日到达石阡县本庄镇时,首先发现了苔(迨)茶。

  东汉杨雄在《方言》中说:“蜀西南大,谓荼曰蔎。”“荼”即指早期的茶,汉代的蜀包括今天的四川及贵州石阡等一些地方。公元3世纪,三国魏时傅巽撰《七海》记载:“南中茶子(籽)。”经查,“南中”也包括石阡县在内的黔、川、滇一带,有“茶子(籽)”,当然就有茶了。

  《华阳国志·巴志》记载:“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于巴……故吴楚及巴皆曰子……上植五谷,牲具六畜,桑、蚕、荼、蜜……皆纳贡之。”《史记·周本纪》述,周武王率南方八国伐纣在公元前1066年。也就是说,早在3000多年前,巴蜀一带已用所产茶叶作为贡品了。

  到了唐代,陆羽《茶经》有进一步说明:“黔中生思州、夷州、播州、费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经当今茶圣吴觉农考证,“夷州”即指贵州石阡一带。“其味极佳”的记述,说明当时西南各地的生产加工就已经很高的水平,有了比较成熟的经验积累;“往往得之”,说明时不时可以得到黔茶品质高扬、香高味醇的内在品质,从而发出其味极佳的赞叹。

  夷州,是明朝时期石阡府所属“一县三长官司”地域。“一县”为龙泉县(即今天凤冈县),“三长官司”分别为石阡军民长官司(今石阡县城),苗民司(今石阡县龙塘镇、思南县塘头镇等地),葛彰司(今石阡县河坝、本庄两镇)。明万历三十年(1620)《黔记》载:唐高祖黔安清江内各属费州(思南府)、夷州(石阡府),清代张澍《续黔书》也称:“今石阡、思南为夷州之夜郎也。”

  宋代,石阡开始以茶进贡。北宋地理学家乐史撰《太平寰宇记?江南道》载,“夷州、播州、思州以茶上贡”。

  石阡坪贯茶(即石阡苔茶)在明朝大量作为贡品上贡朝廷,明太祖洪武二十一年(1388)开始设立仓库收贮茶易马。就令成都、重庆、保宁三府及夷州、播州宣慰司各置仓储茶,待商贾来购买及与“番商”易马。当时能给明庭上贡茶的地方是五个布政司和两个直隶府。贵州布政司是其中一个,而贵州布政司每年上贡茶的数量名列第二,仅次于浙江布政司,高于江西布政司、福建布政司及松江府、常州府。明万历《湄江》第十五卷石阡府载:“赈田,万历二十六年江乐之巡按应朝分置……又茶园一十丘十四亩,东抵水沟,西抵必汉田,南抵袁庆田,北抵土坎,除粮差岁纳合计谷一十五石陆斗。”可见当年茶园已作财产分配和课税对象,具有了相当大的规模和成熟的管理制度。

  贵州省茶叶专家张其生等研究人员认为:“洪武年间,梵净山周围茶园达到一定的规模,朝廷专门派驻官员到龙塘(今江口县闵孝镇)设立衙门统购,在石阡设置茶仓运往西北易马,并在屏上(镇远)设立关卡,禁止私人买卖,这一制度一直延续到清顺治年间,明《一统治》亦载:“贵州茶府县皆有。”清代《贵州通志》云:“黔省各属皆产茶……石阡茶、湄潭眉尖茶皆为贡品。”清初《儒林外史》记载,明代镇远府汤总兵的儿子赴京会考,从坪山包溪备了“六篓贡茶”到京送予官人,可见明清时期坪山茶就享有盛名。由此,大量论证和史料记载,石阡县不仅是全国最古老的茶区和茶树原产地,而且有着悠久的种茶、制茶、饮茶的历史。

作者: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