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古茶】久安茶人项朝富:慢出来的古茶情怀

2019-07-04 12:49  来源:多彩贵州网

【专题】茶的起源在贵州

  编者按:2019年6月27日,贵州古茶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贵州古树茶联合申报农业文化遗产仪式在贵阳市正式启动。二是由贵州省农村产业革命茶产业发展领导小组、中共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农业农村厅指导举办的“中国古茶树高峰论坛——探寻世界茶树发源地”高端对话在贵阳召开。

  论坛上,中国权威古树研究专家虞富莲认为贵州属于茶树原产地理起源中心,不需要争论!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杨世雄证实贵州处于茶组植物原产地的核心地区。西南民族大学副教授、人类学博士肖坤冰指出贵州茶文化是佐证贵州世界茶源地有力证据。

  中国是茶的故乡,贵州是故乡的故乡。这里存在着许多珍稀特异古茶树资源,是宝贵的茶树基因库。贵州已形成了世界面积最大的野生茶树群落,有世界最古老的野生型和栽培型古茶树,有物种最多的栽培古茶园。贵州省88个县市区中42个县市区有古茶树分布,大约120万株。

  1941年,我国茶叶科学研究先驱之一的李联标先生在中央农业实验所湄潭茶场工作期间,发现务川大树茶和习水大茶树,开启了中国古茶树研究的大门。1980年,贵州省晴隆县与普安县交界处发现四球茶茶籽化石,将世界茶历史推进了160多万年。

  为展示贵州古茶的丰富美好,让更多人关心贵州茶喜欢上贵州茶,多彩贵州网经济新闻部开设了栏目《跟着史书探秘贵州古茶》。记者们将通过图文视频报道带您进入贵州茫茫大山中古茶世界,感受世界茶源地的旖旎风光。我们记录贵州古茶保护与开发,记录茶农和茶企的故事。在翻开史书探秘的同时,我们也热血沸腾记录着正在发生的历史。(多彩贵州网记者袁小娟)

  久安茶人项朝富:慢出来的古茶情怀

多彩贵州网  记者安璐

  《贵州志》里面有“煤炭窑”茶叶上贡朝廷的记载。久安乡拥有54000多株古茶树,树龄在1000至1500年间的古茶树有1450株。2011年,全国古茶树保护专家团认证久安古茶为目前国内发现的最古老最大的栽培型灌木中小叶种茶树,也是目前最大的灌木型古茶树居群。

  书里记载如此上好的“煤炭窑”茶叶是产在贵州哪里呢?

  从贵阳市观山湖区驱车十余公里,就可以到达花溪区一个叫久安的乡镇。这里,就是“煤炭窑”茶叶的原产地。久安煤产丰富,到处都是煤洞,故得名“煤炭窑”。后改名为“久安”,取久久平安之意。

  在久安,属谁对古茶最衷情?

  茫父书院的一阳老师告诉我:当属制茶师傅项朝富。

  只因那抹毛尖的香  初结茶缘

  在茫父书院的会客室,多彩贵州网记者见到了制茶师傅项朝富。人到中年,项师傅身材微微有些发福,说话很谦逊客气。

  项师傅说,他最早不是做茶的,是猫冲煤厂的矿长。那些年久安是产煤大乡,由于过度开采,水源受到严重污染,山林也遭受破坏。为了保护久安的青山绿水,在2007年前后,久安人痛下决心,关闭境内所有煤矿,修复生态。

  “过去久安人都是靠采煤吃饭,煤厂关闭后,我们没有其他技术,为了养家生活,得想办法找出路。”听项师傅说起当年煤窑关闭后的思考,就能感觉到他是一个敢于挑战的人。

  项师傅说起与茶的初缘,还与都匀毛尖有关。一个偶然的机会,项师傅在朋友那里喝到了都匀毛尖。那抹茶香,香醒了项师傅转型路上的茫然。

  “久安森林覆盖率高,常年云雾缭绕,适宜种茶,民间产茶历史悠久。为什么不考虑发展大家种茶呢?就这样,我萌生了种茶的念头。”项师傅与茶的初缘,就这样结下了。

  那一年,项师傅约好友一起,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投上处理煤厂后的全部身家,风风火火种下了270亩茶。

  欣慰!每一株古茶树都有了“户口”

  而让项师傅真正对久安的珍稀古茶产生浓厚兴趣,尽心于古茶制作,那还是在2009年以后。

  “久安古茶能得到发现和重视,还要感谢省茶科所的渊老师。他在饮尝了村民家自制的古茶后,对久安古茶赞叹不已。之后,请来茶专家走进久安,久安古茶才开始引起关注。”

久安茶人项朝富

  这些散布在久安乡各村落各院落或田间的古茶树,现存数量有54000株以上,经专家论证,这些古茶树大植株的树龄在600年以上,被称为中国古茶树和茶产业的活化石。

  和项师傅一样,身在古茶园,天天喝着古茶的久安人,怎么也没想到祖辈留下的这些茶树,都是珍稀的宝贝,是可以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很大改变的宝贵财富!

  因为原来都不知晓古树的价值所在,村民们对古茶树没有丝毫的保护意识。在留足家庭所需的食用茶树后,就有村民砍伐古茶树的现象出现——叫人心痛!

  “看着有村民家砍伐古茶树,我们都很着急啊!但古茶树是分给各家的,那时候我们也只能是入户劝说,没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来制止。”那些年对古茶树的保护工作,也是时任久安村支书的项师傅深感忧虑的。

  “近年来,为了更好保护久安古茶树,经过复杂而详实的论证手续,为每一株古茶树都办理了林权证,它们也算有了自己的‘户口’。2017年8月3日,全国首部省级层面关于古茶树保护的地方性法规《贵州省古茶树保护条例》正式出台,对古茶树更是最好的保护。”

  当下,再说起对古茶树保护,项师傅的脸上更多了喜悦。

  指尖摩挲出清香  制茶里悟着人生

  品着一阳老师冲泡的久安白茶,听得正有趣,项师傅看了看手表,歉意起身。长期与他以茶结缘的一阳老师最清楚;一定是项师傅正在做的某款茶该到下一个程序了。

  于是,我跟随项师傅去到了他的茶庄。

  真是!项师傅早些时候摊晾的茶青到时候了,该合适进行揉捻了。这是要制作一款红茶。

  在书院和项师傅聊天时,感觉他不善表达太多的言辞。但一回到他的制茶作坊,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从茶青到茶叶成品,是要经过很规范的制作程序。而每一步,都不是教科书上恒定的法则,温度、湿度、柔和度等,都需要用手感知,用鼻闻香。只有每一步都做恰好了,做出来的茶叶才有品质。”项师傅的双手在摊晾的茶青里不停地抖动翻理,散发着清香。

  “人生不过如此,做一件事,用心了,最后就是精致。”

  ——说得多好!项师傅这哪只是在做茶,他是在制茶里悟着人生。

  听说,项师傅做茶,为了做到每一个程序的“刚刚好”,他经常是深更半夜都在做。按他自己的话说:“做茶懒不得,该哪个时候就一定是哪个时候,最佳时候放过了,品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可惜!”

  还听说,每做一款新茶,项师傅都不会孤芳自赏,他都会邀请朋友、相邻还有书院的老师品尝,听取意见,加以改进。

  难怪项师傅给我冲泡的好几款茶,每一款都清香各异!

  这样的专研精神,项师傅做的也不只是茶,更是人生。

  时光作证  慢慢爱上无语的茶

  听多彩贵州网记者说没有见过杀青,项师傅特意抓了一把摊晾好的茶青,为记者示范杀青技巧。200度的热锅里,项师傅的手熟练有余地在锅底炒制茶青,反反复复,不停歇,时而抓洒,时而贴锅摩挲。

  “每天都这样反复捣腾反复炒,重复差不多的动作,不乏味吗?”我忍不住问。

  “不乏味。”项师傅的回答很干脆。

  “做茶不能急,做茶能让人静心。茶虽无语,但其有意。原本摘来嫩绿无味的茶青,在自己的手里慢慢摇出了香味,慢慢又做成有型茶。这就像是看着孩子慢慢地成长,希望能细心培育,把最美的外形和最美的内在,都给它塑造成最好。每做出一款满意的茶,都是很有幸福感的!”

  项师傅从一名矿上师傅,通过十多年的自学专研,成功转型为对制茶颇有研究和技艺的茶师傅,实在令人钦佩!

  说话间,项师傅一直很谦虚,都言自己读书少,文化不高,学茶制茶全是靠看。看得多,做得多,慢慢学、慢慢试、慢慢悟,就这样,慢慢爱上了无语的茶……

  项师傅言语里的这几个“慢慢”,慢出的,是他与古茶无需张扬的情怀。时光作证,这份茶情,早已浸润在了他每日摩挲茶青的手指尖。

  告别项师傅的茶庄,来到那片占地20余亩的久安古茶园。走进茶园,曲径通幽。躬身穿过小径两旁成林的古茶树,在茶园的深处,豁然看见一丛根系发达、枝繁叶茂,被誉为“茶王”的千年古茶树,正无声胜有声地,在这片幽静的古茶园里,续写着它古老的时光。

  正巧,遇到一名在古茶园采茶的妇女。她跨在腰间的竹篓里,已摘了半篓茶青。说这些茶青,正是要送去卖给项师傅家的。不禁想象着,这些嫩嫩的一叶一芽的茶青,很快就会在项师傅的手中,跳跃成最让人怜爱的美丽精灵,清香扑鼻……

  编审:袁小娟

 识别二维码,推开贵州古树展览馆大门

贵州古树茶,隐藏了千百年的秘境,给你独一份的山野自然清甜,扫码(识别)二维码进入
作者: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