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茶的绵长守望!罗明兄妹12年深山做出国际金奖好茶

2019-04-05 09:45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春味长

  多彩贵州网记者袁小娟

  2019年,正安。

  开春以来,好雨补足了这片在春秋战国时属夜郎鄨国土地的湿度。获得充足水份的茶芽在高山缓慢生长,积累出丰富的氨基酸类物质、果胶质和茶多糖等物质,酝酿出这一年香高滋味醇厚的贵州春茶。

  茶圣陆羽曾赞叹“茶生思州、播州、费州、夷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正安在唐代属于夷州,宋朝划到播州。

  3月18日,国家一级评茶师一级茶艺技师罗萍像往常一样从贵阳开车赶回家乡,进山和大哥罗明一起做茶。

  茶园在瑞溪镇燕子坝村黑老山中。兄妹俩已在这大山中种茶制茶12年。茶园面积从当年100多亩扩大到现在1017亩。

  每年第一道春茶取自生长在900米高度的乌牛早茶树品种,叫“春意”,意思是大自然送给大家的第一份礼物。喝下这杯茶,就喝下了高山盎然春意。

  大哥罗明毕业于贵州农学院83级林学专业。他念大学那会儿,茶算经济林木。罗明颇为骄傲的是,他还在大学时就觉得茶是贵州农民脱贫致富的理想产业。大学毕业回正安后,他从事林业相关的工作。从1992年开始做茶,至今已是26个年头了。

  兄妹在茶领域都属于资深专家,每年一开春就为怎么做出这年最好的茶争执不下。

  罗萍觉得大哥做春茶,太慢了。有时跟着他在山里走了一天,等了好几天,手板心都等痒了。按她的专业判断,完全可以采摘了,大哥仍旧不急不慢地说再等等。

  茶行业内有句俗语叫:早采三天是宝,晚采三天是草。兄妹俩在山上便争起来。往往结局是,大哥会宽厚地说句:幺妹,你最近书读少了,才会有这么多疑问。

  梗得罗萍半天说不出话来。

  罗明显然是个温和又固执的人,心中好茶的标准牢不可破:要遵循一片树叶成为茶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客观需求,这样才能人身心有益。

  厂房建起来那天,罗明毫不犹豫地在门楣写上:用心制好茶。

  符合每一个环节客观需求的好茶意味着从种植到加工的精细化。罗明对气候和土壤有天然反应。当年他跑遍了正安,选在黑老山种茶便是因为这里海拔800-1100米,周围都是茂密天然树林,土壤深厚疏松,自然地力高,是出好茶的理想地方。

  3月19日早上7点过,罗明的茶场坝子里,已经站了几十个采茶人。大部分都带了竹制背篼。罗明并不放心,还要检查一下。有的不干净,就换成厂里的竹箩。有两位第一次从县里来采茶的老婆婆听说这里很严格,自己买了新背篼。

  黑老山第一杯春茶采用的原料是一芽一叶。这几年,贵州反对发展独芽茶,称价格高实则营养各方面都弱并成为茶农增收障碍的独芽茶为忽悠茶。一个采工有时花一天时间往往只能采下七八两独芽。独芽虽然收购价有时高达120元一斤,但实际一天收入不到一百元。

  七十岁的婆婆耳朵聋了眼神不行,一天也采了三斤一芽一叶茶青。

  这一天,黑老山上手脚麻利的采工最多的采了6斤多一芽一叶的乌牛早茶树品种。根据采摘标准,收购价一斤是25元- 30元,采工一天收入最高能达到180元左右。

  一下涌来了几十个采茶工,有熟手也有生手。生手有时会采得乱七八糟,让人心痛那样好的原料。罗明走过去慢条斯理地一边教一边说:人家教你要听,对吧。要不断学习才能进步。小辈们才服气你。

  从种植、采摘到管护都要和农民打交道,要把自己认同的好茶的价值观一点点浸透到对方的行动中——采工一般年龄偏大,也没什么文化,罗明显然练就了“秀才遇见兵”的耐心。他不厌其烦地重复,示范怎么采茶。熟练工就教双手采茶。

  跟着妈妈采茶去,妹妹闲着无事扯哥哥头发玩

  2006年,罗明带幺妹罗萍在这座大山里种茶出师就不利——遭遇罕见的干旱,茶苗一棵都没救活。2008年又是百年不遇的凝冻。一路下来,他已经习惯外人眼中的坎坎坷坷是茶行业理所当然经历的阶段。

  罗萍有两个哥哥,从小大哥就是她的偶像。罗明16岁就考进了大学。罗萍高考时老是背不下政治考试要点,大哥就背下来在她旁边一遍遍重复,说总有一两句会让幺妹记下。每次罗萍进山,他都要把幺妹的房间收拾干净,被褥晒好。晚上山里冷,临睡前他会去幺妹房间先把电热毯开起。无论家里遇到什么事,幺妹罗萍轻轻一句话,“长兄如父,我听大哥的。”闪到大哥背后,躲起笑。

  2008年,兄妹俩成了中茶所同学。

  各自拥有深厚专业基础的兄妹俩在做茶上却从未停止过争论。罗萍希望从企业角度种植一个品种提高产量增加收益。大哥却引进了20多个茶树品种做研究,不断“烧钱”更新设备以实现自己做各种好茶的理想。

  不过到最后,罗萍总发现“农民大哥”是对的。一次,罗萍带着几个学生去茶场。兄妹俩因加工过程中参数修改又争起来。学生们都以为平日心高气傲的罗萍老师肯定争赢,结果突然听到罗老师恍然大悟说了声“大哥,我错了,我改”。这成了学生们的笑谈。

  今年罗明又花2万多元从福建买来500个升级版竹筛,透气性更好,能更均匀“走水”。一片茶叶蕴藏的芳香物质超过200种,随着茶自然呼吸丧失水分,香气滋味物质转换积累更加富足。这些美妙的转化过程需要时间去精雕细刻,一般比目前流行的凉青槽时间长一倍。可是这更符合罗明好茶的标准。

  六大茶类,罗明唯不做黑茶。他舍不得用一手拉扯大的上好原料做。罗萍算了下,大哥种了22个茶树品种,一个品种春夏秋做三款不同风格的茶,每天喝一款,都要喝两个月。

  不成规模自然效益不高。来的朋友都会担忧地说:这种做法赚不到钱。

  欠了那么多贷款,罗萍急,大哥不急。

  有时看大哥做茶,一点点试。罗萍着急啊,忍不住说方法太笨了。大哥慢悠悠答道:不怕方法笨就怕不够精细。持之以恒总会成功。幺妹,茶人要学会心平气和。

  罗萍又被梗在那里。

  大哥罗明简直是“行走的教科书”,常围绕“一杯好茶从种植开始讲技术也讲艺术,在茶人是分寸的拿捏和把握”不断演绎。

  在高山上栽种同样的品种,仅几米高的悬殊,发芽早晚之分便很明显。

  “贵州这种立体小气候,特别需要品种合理分布,才能解决劳动力的问题提高下树率。”罗明站在1100米高的茶园说。目光所及之处乌牛早、黄观音、紫玫瑰、梅占……尽收眼底。这里完美呈现了他当年设计的阶梯性种植、管理、生产、釆摘、加工和劳动力分配。

  黄观音本是乌龙茶品种,罗明认为移植到贵州内含物改变了,花了几年功夫,制成了绿茶和红茶。中茶所鲁成银所长参观了罗明的茶园后感叹:一个品种一年采三季,科学生产,制成绿茶、红茶和乌龙茶,且品质优秀增加了下树率!这在全国都少见。

  2016年,罗明送了8个茶样参加世界茶联合会举办的国际名茶评比,获得5个金奖3个银奖,其中包括了黄观音绿茶和红茶。2018年送了5个茶样,获得了4个金奖1个银奖。

  这对罗明是巨大的鼓励,也让罗萍相信多彩的贵州,有多彩的好茶。

  高山一日气候多变。3月18日早上阳光明媚,中午凉风习习茶场一树楠木花片片飘飞。晚上突地狂风大作雷电交加,砸断了某处电杆,停电了。暴雨后,一轮圆月顷刻跃上天穹,银光默默直泻大地,全然是“夜静春山空”的恬淡。

  山林繁茂,找到砸断的电线杆恢复送电已经是一天半以后了。摊凉时间过长,绿茶显然做不成,罗明灵机一动改成了黄茶。弹了10多年古琴的罗萍取名为黄莺吟。那是一首古琴的开指曲。其中“黄莺黄莺金衣簇,双双语,桃杏花深处。”正应和了开园第一天在漫山鸟鸣声中采摘加工的第一批黄茶。“黄莺吟”黄叶黄汤清澈明亮香甜润滑,第二天就被来试茶的人抢购一空。

  “春意”这杯绿茶则在来电后,终于顺利制作完成。

  高原春意杯中闹

  兄妹俩最喜欢带外省来寻茶的人去参观茶园:老茶叶上往往有些被虫吃掉的洞洞,行距之间或是杂草或是枯枝人工翻挖做肥料,立了绿色防控的黄板和杀虫灯。他们总是很高兴地告诉人家:“贵州省在大力推行生态干净好茶,要严格管理,从茶园做起。”

  为了实现一杯干净好茶,贵州倡导“宁要草不要草甘膦”,每年人工除草要多花50亿元,禁用农药的数量从国家规定的58种提高到118种,并率先在全国禁用水溶性农药。目前贵州创建国家级出口茶叶质量安全示范区9个,占全国四分之一,全国第一。罗明显然是干净好茶的粉丝。

  罗明一年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山上,在别人看来很孤独。但他觉得这种孤独非常有意义,茶农可以获得一些经济收益。他也觉得幸运:赶上了贵州茶产业有史以来最快的发展,更多人因此认识了贵州生态干净好茶。

  “现在贵州有700多万亩茶园面积,占全球的1/10,中国的1/6。不得了。10来年有这样快的发展,需要一些人沉下来用心来研究制作更多品种的好茶,让更多人喜欢喝贵州茶。”罗明说。

  3月底,茶场门口一树树桃花灼灼燃烧,黑老山的茶园进入了这一年春天的丰产期。山上处处传来采茶人歌声笑声,茶场彻夜不眠加工春茶,上山买茶的人越来越多……

  900多年前,宋代著名文学家黄庭坚在贵州深山中怡然自得品茶,留下《阮郎归·黔中桃李可寻芳》一词与后人共享难得美景。

  他绝料不到900年后,眼前将是波澜壮阔绵延不尽的茶山,480万贵州茶农奔忙其间,言笑晏晏。

  “都濡春味长”再非少数人把赏的杯中物,而是中国,是世界可以品得的“春味长”。

作者: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