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国红:走在茶尖上的巾帼女英雄

2018-11-09 09:34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实习生罗德丽)“巾帼不让须眉”是对她最常的赞扬,她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女企业家,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她凭借个人能力与魅力在茶界博得一片天地。饶国红是雅馨茶叶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她是一个遵义人,虽然长在城里,但因为茶在农村扎下了根。

  饶国红生命中出现了两个对她特别重要的男人,一位是父亲,一位是爱人。儿时父亲手中捧的老式茶缸,是她对茶的第一印象,那缸壁上结的一层厚厚茶垢,在倒入白开水后依然留存茶的丝缕芬芳,说不清是父亲的味道还是茶的味道,它在静默间复活了饶国红久远的记忆;而老家湄潭的爱人成就了今天的饶国红,让她把对茶的记忆带进现实,他们共同创办了雅馨茶叶有限责任公司,把湄潭茶带进了千家万户。

  饶国红和她的雅馨公司

  “熬”出来的企业

  熬得住,出众;熬不住,出局。回忆起雅馨十五年的创办历程,公司总经理饶国红说:“这就像做茶一般,需经过高温翻炒揉搓等一层层的淬炼,才能成型。”她们从个体工商户到如今一个成熟的企业,里面包含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在2003年,雅馨茶业前身还只是以个体的性质开办的“湄江镇虹雨制茶加工厂”,对进行收购的茶进行包装销售,但当时市场环境没有现在这么广泛,为了让更多的人知晓湄潭茶,饶国红把湄潭茶的广告贴在每一辆货车上,让它走遍大街小巷,就这样,靠着一步一个脚印硬生生走了下来,饶国红回忆到:“当时只凭我和我老公两个人,我们自己开单子,自己装茶,自己配送货物,甚至是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都还在送货,非常累。”经过不断的坚持与努力,也因为长期开办个体工商户的原因,让他们和各大超市老板都建立了合作关系,雅馨茶叶的销售网络渠道也因此得到了解决。

  “梅花香自苦寒来”,终于,雅馨熬来一个转折点,从个体工商户成功转型。一位遵义分管农委的秘书长问他们:“为什么不注册公司?这样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可以让企业做大做强啊。”一句话让饶国红夫妻醍醐灌顶,在2009年3月,他们注册了贵州雅馨茶业有限公司,生意越做越好,在这个圈子也越来越出名,后来,湄潭县茶产业发展中心找到了饶国红夫妻,并帮助他们构建起销售网络渠道。湄潭鱼泉镇的书记、镇长到遵义找到他们,建议他们回乡建厂并给予招商引资政策,这也让饶国红把销售重心转移到了湄潭茶园种植。

  破茧成蝶

  经过十三年的淬炼,雅馨升级为了省级龙头企业,为了引进新品种,建立自己的精品茶园基地,饶国红夫妻辗转多地,经过长时间的考察,最终选定了云南的“紫娟茶”,在2015年建立了贵州省的第一个彩色有机生态茶园,“紫娟茶有机生态茶园”。对紫娟一见钟情的饶国红说:“初见紫娟就被紫茎、紫叶、紫芽的独特品貌吸引住了,被其美丽剔透的紫色茶汤所惊艳。”而现在她们引进的紫娟茶在茶行业中也占得了一席之地,让他们在同行业中脱颖而出。而下一步饶国红打算利用紫鹃茶园进行茶旅结合,在做茶的同时还能经营餐饮,让来的人既能感受紫娟茶园的风光,还可以呼吸新鲜空气,远离嘈杂,享受静谧。

  紫娟茶

  经商多年以来,饶国红先后在获得贵州茶行业“优秀工作者”称号、巾帼致富带头人称号、还当选了湄潭县政协委员、鱼泉商会会长、2018年更是以99%的选票当选了湄潭县鱼泉供销社主任。一个获得如此多项荣誉,从来不以柔弱示人,叱咤在生意场的饶国红,在谈及创业往事时却没忍住哭了。

  “2016年我们在洗马镇新场村建立一个茶园,需要和农户签协议,那时茶已经种下去了,只剩签订协议。而当时一个新上任的主任对发展产业不了解,以为我们是要骗老百姓,为了让大家放心,我们亲自在到村里去开现场会,把当时的村主任、镇长和书记都召集起来,把协议条款一点点耐心的解释给他们听,但他们村主任还是反对,面对大家的苛刻与不理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跑到我停在村外的车上哭了一场。”而当时那种无助与无奈也成了饶国红最难忘的事,所幸经过饶国红多次的努力与走说,这件事也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一颗暖心献社会

  生活就像茶一样有苦有甜,虽然被很多人不理解,饶国红还是依旧保持初心。“当老百姓把野生山蘑菇送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就觉得一切都值了。当你走到茶山上他们会喊你吃个饭,还会把在城市人认为很珍贵野生菜全部都送给你,那种感觉真的很不一样,这种深厚的感情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这不是在生意上能体会到的,这是一种很真挚的感情。”饶国红介绍说到这些的时候语气不再显得难过,更多的是发自心底的愉悦。

  而她能回报以他们的,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尽全力去帮助他们。为了带动村民就业,饶国红无偿提供茶叶有机专用肥给金桥村和鱼合村的茶农,对他们进行技术指导,在经济上给予一定的帮扶。2013年,一个叫敖福强的孩子让饶国红感到心痛,“她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就剩下爸爸和走不动的奶奶,生活都难以为继了,读书更成问题。”这让饶国红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也是和敖福强一样的年龄。最后,她联系到了当地的镇长和书记,决定资助这名孩子上大学,2014年资助了另一名当地贫困户的孩子。让她感到特别高兴的是,敖福强如今已经成功读完大学,并在社会上找到了工作,而第二个孩子也已经读到了大三,而饶国红本人也表示,她会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受助学生毛福强

  顾大家,舍小家

  对于企业负责人来说,她是合格的,而作为母亲和女儿,她感觉很失败。对逝去父亲的亏欠和对女儿成长的陪伴,已经成为了饶国红心中的遗憾,对她来说与家人在一起是很奢侈的事。而在采访当天,恰好正是饶国红母亲的生日,她因为参加完村里的群众会无法赶到,那时已是深夜十点。“周围的人都说我是女强人,其实我真的只想做小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孝敬父母。”

  对饶国红来说,雅馨相当于她的第二个孩子。“雅馨从起名到现在我一直在参与,付出的精力与时间甚至于比我自己的孩子还要多,我本来还想生二胎,但一直很忙,根本没有时间。”这也让她感觉特别遗憾。饶国红也曾问过自己:“人生如此短暂,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为什么不开家茶叶店平平淡淡过日子?”但她一想到手底下还有这么多员工和村民,还是咬牙一路坚持了下来。对她而言,已经不是一家三口的问题了,而是有无数个家庭等着她,作为企业必须担负社会责任。

  带着这种善良,饶国红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爱茶之人,在偷得的闲暇时间里,与三两知己细细品尝茶的给予与馈赠,翘首以盼着贵州茶产业的未来,享受片刻的美好。

  饶国红与朋友正在品茶

作者:实习生罗德丽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