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林寨:毛尖镇一个以茶命名的村寨

2018-09-14 10:20  来源:黔南日报

  地名是一种特殊的地理符号,一般能反映一定区域内的民族文化信息,从地名的含义可以透视出其代表的地理环境、生活环境、文化环境、文明进程、民族迁徙和该地的历史状况等等。

  都匀市毛尖镇,地处都匀市西面山区,因盛产都匀毛尖茶而名。其行政区域为原都匀市江洲区的凌云、富溪和摆忙三个公社(乡)地。该镇地处高寒山区,是一个自古以来,出好茶之地。

  要在三十年前,人们只要谈到好茶,都匀及四乡之茶客商贾鲜有不提江洲三大名茶的。何为江洲三大名茶呢?一是凌云龙家寨茶,二是摆忙甲林茶,三是毛竹冲高寨茶(该寨因修高寨水库等原因,已搬迁厂上、毛竹冲、大炉镇)。

  近年来,都匀茶及与茶有关的旅游等产业出现前所未有的发展格局,人们因茶走上了快速发展、脱贫富裕的幸福大道。原来的江洲镇和摆忙乡合并以中国名茶毛尖茶命名,称之为“毛尖镇”。但很少有人知道,毛尖镇内,早就有以茶命名的村寨,即摆忙甲林寨。

  甲林寨出好茶不假,“甲林”又是怎么和茶联上关系的呢?

  现甲林寨是一个以罗氏宗族为主的布依山寨。有书说,“甲林,为人来该地建寨时为甲子年,又因其地山高林密,故此称之为‘甲林寨’”。该寨现在大人小孩,都还在使用本民族语言——布依语。之前操布依语的布依先民立寨之时,不可能用汉语给自己刚建之寨取一个汉语的寨名。这就好像都匀土生土长的夫妇俩给自己刚出生的小孩取一个英语名或法语名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数典忘本的做法,在布依人眼里是视之为不屑的。当然,现在有人长大后,因为学习、出国或哗众取宠的需要,也让别人或自己给自己取用英语名或法语名的(这种行为往往没有父母的事),这在都匀也是近年才有。

  甲林寨人在向外人介绍自己的村寨地名时,将“甲林”的发音发为“节烈”。现年71岁的罗芝田解释说,“甲林”为汉音释的写法,不准确。应为“节烈”,而“烈”发音时要拖长、平音。他说“节”布依语为“茶”的意思,至于“烈”的意思不详。因此,本人暂将“节烈”释为“某茶”,等待进一步考查。总之,“节烈”与茶有关,甲林(节烈)是以茶命名的少数民族村寨,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甲林寨在都匀开广告公司的罗光清说,“烈”为布依族很古的语音,其意不明。但布依族人用它来命名地名,是很多的、很常见的。仅摆忙就还有两个,临近甲林寨,有两个山丫口的地名,也是用“烈”(也在后)来称呼命名的。其实“烈”在别的布依地名中汉写为“炼”,与山、坡等有联系。

  “节烈”这个寨名与甲林寨罗氏一样,故事多,谁也说不清楚。该寨罗氏为“罗余”之氏,与布依族老小皆知、影响范围广的“罗大将军”有关。原来,该氏原本为余氏,因受罗大将军所统辖(年代不详),当时只要不姓罗,则要被罗大将军所杀,所以,余氏才改为罗氏。但当地自古以来罗家是可以跟罗家开亲的。但要问清,是“罗闵”、“罗高”,还是“罗余”等,才能通婚。如果双方都是“罗闵”则免谈,不能通婚,以此类推。甲林寨之罗,为“罗余”之氏,其字辈为:毕(令)仕尚国永,起雄承宗天;芝秀(光)馨香远,桂兰馥毓鲜;荣华延泽第,富贵镇中黔。该支派“罗余”在摆忙石板寨、新寨和贵定的打铁、报管等地有分布。

  甲林“罗余”氏,大约是国字辈来甲林定居的,其人口约80多户400多人。现“罗余”居民有芝、秀(光)、馨、香、远五代人共居甲林。从其使用字辈来分析,该族支为长房,与新寨和石板寨相比较,为小辈,而石板寨辈份最高。

  据摆忙地区的地名分析,摆忙在布依族来定居前,应为苗族社区。其摆忙、拉口(丫口)寨和苗洞、苗井、苗田等寨名和地名均为苗语地名,这与苗族曾居住过有关,这些地名寨名,现用布依语是解释不了的,而用苗语则完全能合理说明清楚。

  甲林寨有上甲林和下甲林之分,相距1里多地。该地长者罗光富等人说,上甲林即现在的甲林寨,而下甲林过去是有寨子的,现无人居住。但其却是甲林茶的主产区。

  穿过下甲林的土垠和玉米地,笔者才发现,甲林茶原来是野生的园杆茶。由于品质超群的原因,深受当地农民爱戴与保护,现存茶树有的高达四五米,树径在20公分以上者,比比皆是。

  一路上,笔者与热心的罗芝田、罗光富等老者,聊着以茶为主题的话。问他们,甲林茶特点是什么?他们说不出过所以然,只说:“甲林茶品质好,味道纯正,回味悠长,提神效果胜于其它茶。但不能多喝,否则会‘醉茶’。”

  说到甲林茶的故事,大家个个都有话要说。最典型的是说:在过去,摆忙人要去贵阳做生意,背点甲林茶去,回来却要用马驮盐回来。而甲林茶只有各地到贵阳的马哥头才能喝到。再一则是,在过去,清明以后,来摆忙买茶的人很多,都是指着甲林茶来的,其他地方的不行。于是有人便拿他地的茶冒充甲林茶。故此,茶市上常常会听到“你是甲林哪家,是不是真的甲林茶啊?”的询问声。而贵定摆龙一叫老彭奶的,却是识别行家,每年,只要新茶一上市,她就会奔走于江洲(收龙家寨茶)和摆忙(收甲林茶)收茶,然后再拿到昌明、贵定甚至拿到贵阳去卖,其因此名燥一时。

  话说改革开放后,甲林一50岁老者,要到都匀去打工。人又没得什么手艺,只能干些守门看工地的活。来至沙包堡一单位,询问要不要看门的。门卫回答不要后,该老者无奈,拿出自己带来的甲林茶,讨要点水,泡了一杯,正准备回程,门卫说,看在好茶的份上,给你介绍个单位罢,不过要有条件:“要把泡好的茶留下”。原来该门卫是个“茶精”,观茶色,看茶汤,闻茶香,知道老农喝的是好茶。从此以后,每年新茶一上市该门卫就找老者买甲林茶。

  同行的还有甲林组的组长罗光学。罗光学说,寨上的人都知道种茶好,大家种茶的积极性很高。基本上是家家户户都种上了茶叶,少则三四亩,多则七八亩,都因种茶找到了致富的门路,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印证了曾到摆忙公社工作过的干部——唐世朝的那首打油诗:“摆忙是个好地方,满山遍野是宝藏;只要立下大寨志,人换思想地换装。”

  如今,毛尖镇已打造成“荒山遍野变宝藏,一年四季茶园忙”的茶乡胜景,毛尖镇人正在为黔茶出山擎旗前行。

作者:文德全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