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雍农民企业家:依托茶产业带领群众脱贫致富

2018-05-14 10:41  来源:毕节日报

  山顶上的茶苗等来山下沼液

  近日,在海拔2300米的神箐大山山顶,谭正义一拧阀门,山下的沼液就哗哗地流进山顶的沼液池,等工人除了草,就用沼液浇茶苗。“有人怀疑我的沼液提不上山,现在不是上来了?”

  谭正义在老家纳雍县骔岭镇坪箐村种茶9年,投资超过1亿元,资金尚未回笼,质疑之声倒是灌满了他的耳朵:有说在高山上不可能种活茶叶的,有说浇茶的沼液不可能提上山去的,林林总总,都有。

  对所有质疑,他不争辩,只默默坚持,挑战各种“不可能”。

  挑战高山种茶:一条路走到黑

  9年前,谭正义还是一位煤老板,在骔岭镇小屯村经营大河路口庆荣煤矿。

  当时,纳雍县壮大茶产业的行动风生水起,挖煤炭的谭正义决然把战场从地底转到地面,放弃采煤,改种茶叶,开始“黑”变“绿”的转身。

  小屯村和坪箐村交界的神箐大山一带多是荒山,谭正义流转过来,自驾挖掘机垦地,机器用废两台,垦出了等高线一般的层层梯土。加上从周围几个村寨流转的承包地,茶叶基地建起来了。

  这时,有人质疑,海拔太高,茶种不活。谭正义家就在大山脚,高海拔的现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坚持挑战“不可能”。

  在山顶,茶苗只有7、8、9三个月适合生长。一年中的其余时间,气温低,茶苗要么“冬眠”,要么受雪凝之害,生长出来的部分,根本抵消不了雪凝消耗的部分,质疑之声不无道理。

  纳雍县是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授牌命名的“中国高山生态有机茶之乡”。

  “在高山,茶树都难得过冬,虫子还过得了冬?不喷农药,虫子也会死。”多年涉足纳雍茶产业,纳雍县农牧局产业办农艺师吴嵩觉得,不喷农药,无疑是高山茶让消费者看好的一个原因,而茶叶因高山气温低下而获得的缓慢生长,又让茶叶本身蓄积了更多的茶多酚、咖啡碱、脂多糖等,高山茶自然“高人一等”。

  这是茶叶生产领域最为可持续的生产理念,谭正义“一条路走到黑”,就是要种海拔最高的高山茶。

  茶叶幼苗在山上栽不活,谭正义就在山下用营养坨育苗,苗长壮了,才带土带肥移栽到山上。公司的6950亩茶园就是这么建起来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为此,他比急功近利的其他茶叶生产企业多搭进了成本,还延迟了投产时间。

  每一片茶叶都经得起检验

  有机认证是茶叶消费选择的一个标准。

  有机认证,有人只认证部分茶园,谭正义6950亩茶园全认证,每年光是认证费用就是20多万元,要“保证每一片茶叶都经得起检验”。

  茶叶要“有机”,得用有机肥。他就投建养殖场养猪,靠猪粪发酵产生沼气和沼液,沼气发电,自己用,沼液浇茶,保证有机。

  原来用车拉沼液,一天两车,每天只能送30左右方沼液上山。

  去年,他投资600多万元修建沼液提灌系统,要把沼液从海拔1800多米的养殖场提上海拔2300米的神箐大山,再让沼液自流,灌溉每一株茶苗。

  提灌系统的工程未上,质疑先来了。许多人说,山太高,落差太大,沼液肯定提不上去。

  但就在这个春天,谭正义10多公里的沼液输送主管道和一个个沼液储存池竣工,压下电闸,拧开阀门,沼液就源源不断上山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带土带肥移栽的茶苗在高山上定了“根”,淋下去的沼液又给茶苗提了“神”,长起来了,谭正义看到了希望,一切质疑之声渐渐消隐。

  不过,还是有人质疑他“能折腾”,挖煤的收益都搭进去了。他不辩解,只说“自己是个大胆的农民”。

  花今天的成本,换明天的旅游

  “农旅结合”,是近年特别响亮的高频词。

  考虑“农旅”结合,谭正义未雨绸缪,一年做一件事,一件件慢慢落实——

  前年,修建茶园内纵横交错的水泥步道,落成茶叶加工厂房。

  去年,在茶园内种植横竖成排的樱花。

  今年,除建成沼液灌溉系统,还正在施工糯谷猪放养场,准备把养殖场里的4000多头糯谷猪分流一部分肥猪到山上“减肥”。

  “山上原有的杜鹃花,开挖掘机垦荒时都留下来了,一到春天就开,很漂亮。”谭正说。

  茶园里有步道,有茶,有花,以后若有游客来,不缺看的。他的“提前量”,想得很到位。

  最高茶园:海拔高,功夫更高

  骔岭镇党委书记李践在百度上搜索过“最高海拔茶园”关键词。

  能够搜索到的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谭正义的茶园属于海拔最高茶园。

  事实上,在今年的纳雍,海拔1400米左右的茶园开园近一月之后,谭正义的茶园才开始采摘茶叶,“海拔太高,茶叶长得慢,4月9日才开始采的茶。”谭正义说,“今年估计有3000斤干茶,明年之后,产量会逐年翻番”。

  但是,在开始投产的近几年,无论产量怎么翻番,对谭正义而言,都仅是“聊胜于无”,毕竟每年单是人工锄草,费用就是80来万元,“富的是农民”,农民有了活干,就有了收入……

  如今,自称“胆子大”的农民谭正义,几乎押上了全部身家。到现在,已经是他种茶的第9个年头了,投了1亿多元,估计得15年才能真正实现资金回笼。

  “别人是十年磨一剑,我现在才磨了半‘剑’!”站在山顶的沼液池旁边,泥土钻进谭正义的凉鞋,他视而不见,他看见的是一个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将来。(周春荣)

  来源:毕节日报

作者:周春荣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