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饮茶的风雅

2018-02-13 16:10  来源:普洱世界
苏轼的一句“从来佳茗似佳人”,把茶和女人“缠裹”在了一起,竟是那样具有美感。绵醇、清香、俏丽,乃至于飘逸,俱在其中矣。
既然佳丽如茶,自然,女人也就最是应该识得茶理,赏得茶趣了。所以,女人饮茶,自和男人不同。女人饮茶,似乎更注重饮茶的过程,和过程调理中的那种种情趣。她们把茶饮出一种奇巧和风致,把人生,饮出一份风雅。
《浮生六记》中,沈复的妻子陈芸,兰心慧质,性情女人。其独特的个性,每每表现在生活的细微之处。书中写她调茶:“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我更感兴趣的,是芸娘做这种活儿的过程和心态:漫步于荷边池岸,莲步轻移,纤指轻舒,一呼一吸都有清莲之香。其心,自是静然、清然、乐然。
真是七窍玲珑心,竟能做出如此精微的妙事。
女人饮茶博得大名的,当还是《红楼梦》里那栊翠庵的妙玉。“贾宝玉品茶栊翠庵”那一章,写妙玉,虽是一出家人,生活却是极其讲究。单是吃茶,茶具、茶叶、水品,俱是十分奢侈。贾母带领一行人来到栊翠庵,妙玉献茶,用的茶具是“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茶叶是“老君眉”,水则是“旧年蠲的雨水”。不过,这一切,到底还是有些“俗”,等到她和宝钗、黛玉吃“梯己茶”时,自是另一番景象:茶具古雅,最要紧的是水品,泡茶所用的,竟是“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
无论是从茶具、茶叶、水品,还是从饮茶的讲究上看,妙玉饮茶,算得上是风雅了,世人也大多这样认为。可是,我每读《红楼梦》至此,觉得妙玉的“雅”中,到底还是脱不了一个“俗”字。一个出家人,生活何以如此讲究?说到底,还是心中“物欲”太深;不仅如此,还喜欢攀比,非要把别人比下去不可;更是讲究“等级”,心中缺乏众生平等的观念,很显然,刘姥姥、贾母、宝钗、黛玉,她们在妙玉心中的地位是不同的。
出家人,不清净,不淡泊,那“雅”,就带有了一份俗气。所以,最后的妙玉,就只能不明不白地“失落”红尘了。
当代女作家中,喜欢饮茶的人不在少数,但真正饮得大名,饮出名堂的还算潘向黎。她不仅喜欢饮茶,连平日用的生活用品,也大多与茶有关系,诸如,小食:抹茶蛋糕,香水:宝格丽绿茶香水,浴室:清茶沐浴露,等等。最为风雅的是,她饮茶饮出了“高度”:曾连续四年写饮茶的专栏文章,最后结为一书《茶可道》,“茶可道,道不尽”,道不尽的不仅是“茶”,还有“茶”一样滋味绵长的人生。
饮茶如潘向黎,是真风雅。来源:普洱世界
作者: 编辑:杨雪